书香至美 初心永恒

 作者:孙欣萌 点击次数:  时间:2019-05-06   【 字体:

独倚窗阑,花气袭人方知是昼暖;静立湖畔,蓦然回首才觉非春寒。望着丁香竭力推开乳白色的花瓣,露出嫩粉的细蕊,我仿佛嗅到那浅淡又略带微甜,那纯净又不乏妖艳,那大方却难掩娇羞,那自由又毫不奔放的芳香,这芳香,恰似书香。

内心深处,不由得生出丝丝回忆,点点期盼,回忆与书香相伴的日日年年,期盼与书香创造的梦中江南。

儿时,家中便是天堂,一部部书本典籍恰如我的精神食粮。倚着纹理清晰的雕栏书架翻阅图书,清脆的纸间碰撞,

仿佛森林中袭来的清香,书中的远方早已装满了我的行囊。初读遍身残疾,面目丑陋的卡西莫多,我悲哀不已,慨叹世界的不公;纵然一张美丽的容颜不舍赐予,一副健康的躯体也吝惜不已。我哀怜他面对爱情的卑微,哀怜他圣洁的心灵无处安放,哀怜世人若欲看见他的美,不得不吃力地拨开层层丑陋的外衣……当我缓缓走入《巴黎圣母院》,我骤然痛斥副主教克罗德的道貌岸然,蛇蝎心肠,却再不为敲钟人所惋惜。我明白了人生真正赐予他的竟弥足珍贵。那正是我们本性的善,是于天山之巅摘下的雪莲,是中华千年,历经万世一路追寻的初心不变。

这书香,不知不觉中赐予我本心的执着与善。

长大后,我更爱沈从文的《边城》。那山青水美的川香茶峒,正出秀气俊朗的傩送。我以为自己本该为这悲剧结局与遥遥无期的等待而失落不已,未曾想,通读全文,感叹的却是相敬如宾的礼仪,却是豪爽不做作的人情,却是纯真无邪的人性。在书香中,我险些沉沦,我不知书籍能带给我多少惊喜,能让我参透多少人生哲理。也许翻开书本的扉页时,结尾的文字已在窃笑,窃笑料到了读完后我必然的惊喜,抑或在我阅读前言时,它们已着手布置起了惊喜,像一次久违的聚会,心有灵犀,温暖至极。

有时,刻骨柔肠,至善至美中也不乏智慧与刚强。当我翻开《赵一曼女士》传记时,打动我的不只是众所周知的艰苦岁月中的粗瓷大碗,不只是严刑拷打中的咬紧牙关,不只是她的冷峻严厉的军人气质,更是她娴静高雅的文人情怀。她爱丁香,牢狱中也不忘滋养,她与照顾自己的护士笑谈革命生涯,笑谈记忆深处的根据地,笑谈寒风中的抱团取暖,笑谈夜色中的篝火阑珊……她面对死亡的从容淡定令人钦佩,她与孩子的诀别令人动容:

宁儿:

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久没有再见的机会了。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!

这是一个怎样的女性,这是一个怎样的家庭诞生的女性!恰如她所爱的丁香,芬芳而有气节,恰如玫瑰,光彩照人却荆棘遍身。

这书香,温柔恬静,却放射出刺眼的光芒。它带我领略人生的至善至美,它让我亲近纯净,让我体味高洁的心灵,它又教会我治世的乖巧柔弱,也可于乱世化作钢刀紧握。小善修身,齐家,大善治国,平天下。

清风袭来,我从书香中恍然苏醒。眼前的《围城》任凭清风翻阅。钱钟书说:“婚姻如围城,城外之人想进来,城中之人想出去。”他却又对她说:“从今以后,咱们只有死别,不再生离。”于是,留她一个人,怀念“我们仨”。这,便是一个至美的家庭。

清风拂面,花香依旧。我恍然投书感叹:儿时,我们修炼善,岁月蹉跎中,我们修炼坚韧与初心,家庭围城中,我们修炼和洽与共融…一部部书籍,一张张面孔,一个个心灵,一次次修行,只为至善至美,初心永恒。

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