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“他乡”的特殊记忆

 作者:张文博 点击次数:  时间:2019-04-09   【 字体:

作为一个工程人,一年之中在“他乡”的时间总比在故乡长,无数个“他乡”之中,往往就会有那么几个“他乡”会给人不一样的感觉。我的这个“他乡”的名字叫做安图,一个坐落于长白山脉的小城,它没有江南的烟雨朦朦,没有塞北的大漠孤烟,确用如画般的春夏秋冬给了我一份独一无二的回忆。

春天的安图,山间的树木开始抽出嫩绿的枝芽,紫色的金达莱花也开满了漫山遍野,绿色和紫色交相呼应,就像穿着“则高利”和“契玛”的朝鲜族少女在跳着长鼓舞既柔婉袅娜又活泼潇洒。到了夏天,是上长白山最好的时候,满眼望去尽是绿色,阳光从树叶间穿过照射在林间潺潺流过的溪水,呼吸着微微湿润的空气,感受着时间慢慢流淌,随着一片树叶飘落下来,不知不觉群山已经套上了一件五彩斑斓的霓裳,这是秋天到了。和东北其他地方一样,安图的秋天和春天一样短暂。最长的季节就属漫长的冬季,长白山的冬季尤为漫长,十月下旬冬天就已来临,用清代吴兆骞的诗形容最为形象,“长白雄东北,嵯峨俯塞州,白雪横千嶂,青天泻二流。”

一年时间转瞬即逝,仿佛还以为睁开眼就能将山上“图安安图”映入眼帘,再回首已是身在渝中山城。一城烟雨一楼台,一花只为一树开,一点一滴一情怀。以后还要走过很多“他乡”,但无论走过多少“他乡”都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